中国领先的中立葡萄酒教育机构

知识园地

魏俊:风土的力量

我一直不是一个非常相信风土的人,主要原因是种植已经发展了这么多年,该知道的种植方法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了。全球变暖和极端天气也会是一个趋势,微气候不如以前那么能靠得住

魏俊:风土的力量

我一直不是一个非常相信风土的人,主要原因是种植已经发展了这么多年,该知道的种植方法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了。全球变暖和极端天气也会是一个趋势,微气候不如以前那么能靠得住。酿造技术也日益趋同,设备的投入和对葡萄酒风格的理解,也不再会有以前那么多的争论。人们也在一直在尝试改变风土,比如人为的加强土壤的排水,尽量改变葡萄园的朝向,加设防风墙和灾害防护措施,在这种情况下,风土的用处在哪里呢?

德斯汀安(TastingAnnex)前几天对六款分别来自五个不同的村庄的Barolo组织了一个品鉴活动,每一款酒都是来自单一的葡萄园,所以这是单一葡萄品种的单一葡萄园的集中品鉴,大部分酒是10年左右年份。作为主讲人,活动的前一天,我和我的搭档历彦刚说:“就看这次能不能让我相信风土?!”历彦刚说:“就在这次,你就会相信风土!”。活动结束后,我真的是信了!

这六款Barolo DOCG分别是:Brezza家的2003年的Bricco Sarmassa葡萄园,这块田在Barolo村;La Morra的Brunate葡萄园的来自Enzo Boglietti的2000年份;还有Castinglione Falletto的2003年的Villero葡萄园的Mascarello家的Barolo DOCG;2006年的Monforte d’Alba的Gramolere园的Fratelli Aleddandria家的酒;Serralunga d’Alba的Margherita葡萄园的1996年的Luigi Pira 和 Lazzarito葡萄园的2008年的Vietti,这两个大名鼎鼎家族的葡萄酒放在最后。

 

2003年的Brezza Bricco Sarmassa,刻划出Barolo村的Tortonian土壤的印迹。

迷人的红色果香和花香跃出杯沿,香气凝重,大量的成熟草莓和覆盘子的芳香与玫瑰花香、紫罗兰花香相互交织。中等略为偏低的酸度,丝质的单宁,告诉我们,她已经处于最佳的适饮。若隐若现的第三层香气给她带来成熟的气息,焦糖和松露的气味恰到好处,匹配她中偏高的酒体和悠长的回味,同时弥补了酸度带来的不足。

2000年Enzo Boglietti Brunate和Brezza不同, 类似的的红色水果和花香却给你完全不同的味觉印象。

虽然年份更早,但是她的酸度比前一款要高,单宁也要紧致得多。香气不像Brezza Bricco Sarmassa这样奔放,而是更为含蓄。它的第三层香气更强,显现的是皮革和蘑菇的香气。与前一款比,她更为钢毅,但是果花和花香却毫不逊色。

我差一点没有认出2003年Mascarello的Villero,她的香气与前两款不同,偏向红色车厘子和红莓。 

刚倒入杯时,香气浓度偏弱。多摇摇杯,发现她很快绽放。原来这就是我所熟悉的香水与水果糖香气风格的Barolo的10年后的版本。她年轻的时候,会是很妖冶、浓郁的甜香气息,这些香气是酿酒师赋予她的。经过10年的变化,她已经显现出不一样的特征,那种轻盈的水果糖香气已经收敛,发展出香料的气息,这种辛香与咖啡、豆蔻、香草的气息结合,配合中度的酸度和酒体,可以说,她已经脱离了酿酒师的控制,展现出自己的性格。

来自Monforte d’Alba,2006年Fratelli Aleddandria的Gramolere葡萄园的Barolo还很年轻,酸度明显,单宁紧致,酒色也要稍稍更深沉一些。

他的黑色车厘子、红色覆盘子的气息显示出他的肌肉,厚实的单宁、中等偏饱满的酒体和长的回味让人丝毫不会怀疑他的陈年潜力。这是一款优雅的、平衡、中规中矩的Barolo的代表,期待他陈年后的表现。

2008年的Vietti的Lazzarito是这一次最年轻的一款Barolo,单宁比前一款要更为凶悍,酒体更为饱满,橡木的运用非常细腻,让年轻的Vietti单宁肯虽然强劲但不显粗糙。

酒的酸度和高浓郁度的果香极其平衡,厚重的红色水果香气随着摇杯慢慢展开,花香不紧不慢的释放。这是一款严肃而传统的Barolo,在此之前,我品尝过不同年份的Vietti的Lazzarito和Vietti的其它葡萄园的不同年份的Barolo,虽然出自同门,但是不同葡萄园风格各异。不同的年份相同葡萄园的Barolo风格与发展方向一致。

Luigi Pira Margheria葡萄园 1996年份是较少见到的一款Barolo,也是最让人吃惊的。

他的陈年香气的发展超越所有人的想像。深沉的薄荷、黑莓、梅干、普洱茶、湿树叶、雪茄盒、咖啡和树林的气息,一层一层的袭来,让你处于惊异之中又不觉唐突。酸度仍然足够平衡,单宁还是有力,回味同样悠长。它的细细的变化仿佛在向你诉说着平静和详和。

在品尝完以上6款Barolo之后,我们回归正题再说回风土:14.5%和15%的酒精度,和普遍偏高的浓郁度,显示着这些号称Piemonte“Grand Cru”的南向(东南向)葡萄园的高成熟度的共性。在这样的高成熟度之下,随意选择的不同葡萄园的同一品种的葡萄酒,没有完全相同或近似的风味,这就是风土的证明。同时,相同或类似土质的葡萄园,具备部分相似的特征,比如:Brezza Bricco Sarmassa和Enzo Boglietti Brunate有着柔美的花果香气;Gramolere和Lazzarito则有相似的刚强结构,也间接的说明了风土的存在。

既然风土的因素存在,葡萄园的对比也就有了特殊的意义。意大利Barolo的葡萄园的划分相对是一个比较新鲜的话题,而且也在持续修正,给爱好者留下了巨大的探索空间。关于风土影响风格的讨论相信永远都不会停止,但是大家又何必介意?我们不是苦行的僧侣,在葡萄园里堆砌石墙可不是我们能干的活儿。举起杯,让我们为了享受美酒而干杯! 

上一篇:魏俊:被神化的“醒酒”
下一篇:魏俊:海水和火焰之间的意大利南部产区——图

Copyright©2018 德斯汀安酒业顾问有限公司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葡萄酒 培训 红酒培训 葡萄酒教育 红酒知识 白葡萄酒 葡萄酒知识 品酒师培训红葡萄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