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领先的中立葡萄酒教育机构

知识园地

谭永蕃:初尝葡萄酒

我生平第一次尝到葡萄酒(真正的干红、干白),是二十年前在中山国际酒店四楼的西餐厅,那时参加一个法国工程项目的外方人员晚饭局,是德国设备供应商请法方的项目主管吃饭(

谭永蕃:初尝葡萄酒

 

我生平第一次尝到葡萄酒(真正的干红、干白),是二十年前在中山国际酒店四楼的西餐厅,那时参加一个法国工程项目的外方人员晚饭局,是德国设备供应商请法方的项目主管吃饭(其实就是一个生产工艺调试的技术员)。我是第一次很规矩的吃西餐,德国人看了酒牌,问法国人喝什么酒,大概嘀咕了几句,就点了两瓶酒。

酒送过来,我一看,还真没见过,绿色的瓶子,长长的,与平时见过的酒瓶都不一样,放在冰桶里镇着。服务生送过来菜单,我也不管那么多,就随手点个汤和猪扒。“Allen,你点了什么?”一旁的机械工程师班纳先生点好后随口就问我,我刚回答完,他的头就摇的象货郎鼓,“我要帮这位先生换菜”,然后就指着菜单挑了两道给服务生,我看了一下,是白菌忌廉汤,烤鱼(应该是干煎鳕鱼之类),然后俏皮的对我做了个鬼脸,我回了他一脸的傻笑。

酒开始倒进了杯子,淡淡的绿黄色,我盯着杯子,酒液撞击着杯壁,一股清洌的花香漫进了我的鼻腔,我禁不住打了一个激灵,这香气是我从来未曾闻过的,它象精灵一样,附着我的脑海,令我不能自已!

“这是上好的德国雷司令,干的”,班纳先生看着我的表情,得意地说,“我也很惊讶这里也有这么好的酒”。

“来,呡一小口,让酒液混合整个口腔,体会一下是什么”,班纳先生指着微微罩着一层雾气的酒杯对我说。

哦!清爽的酸味,浓郁的花香,咽下去后在口腔停留的那股水果香神奇地打开了我的味蕾,我完全没有预料到,这味道的记忆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脑海里,而且二十年后的某一天,它主宰了我的 灵魂!

“你还可以一口菜加一口酒这样来喝,味道会更令你深刻”,班纳先生看着我的表情,在一旁鼓励。是的,白菌忌廉汤刚咽下去,马上来一口雷司令,感觉酒没那么酸了,但奶油味更清晰,口腔的甜味更明显了,烤鱼吃下去,满嘴的鲜味和甜味,令我食欲大增,欲罢不能!

这是我人生中神奇的一晚,二十年后每念于此,我都对班纳先生深怀感激,也许他也没料到,那天晚上他为一个中国小青年打开了通向葡萄酒的大门,并把他一手推了进去!

当然,在社会发展到二十一世纪的时候,现在的人们想了解葡萄酒,只要留意一下,我们就发现身边都是机会,大大小小,经营各国葡萄红白葡萄酒,气泡酒的酒庄,公司比比皆是,我们可以先从新世界的酒入手,如大洋洲、美洲的品种,打开自己葡萄酒的味蕾,再去探索旧世界即欧洲的传统酒品种,体会葡萄酒的真正个性所在,并去发掘它们产生个性的不同原因,会令你目不暇接,不能自拔!

上一篇:谭永蕃:车库酒
下一篇:谭永蕃:从葡萄树到人都不向大自然屈服的布根

Copyright©2018 德斯汀安酒业顾问有限公司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葡萄酒 培训 红酒培训 葡萄酒教育 红酒知识 白葡萄酒 葡萄酒知识 品酒师培训红葡萄酒